第壹部份 “東方閃電”的起源

剖析“東方閃電”將於即日起於本站連載,以下文章是第壹部分第一章,本團將每隔 2 日刊載接續部分內容,敬請期待。

第壹部份 “東方閃電”的起源

“東方閃電”,是1993 年左右,在中國河南省新興起來的一個異端邪教組織。在該組織中,他們崇拜一位自稱是“基督”的女人——“女基督”。近十年來,該組織的邪說散佈得相當快,它的勢力也日漸壯大,至今,他們仍在國內外瘋狂地破壞基督的教會。

 

第一章 閃電中的“幕後人”

一般人都認為“女基督”就是閃電的發起人,但根據多方瞭解和閃電的內部資料證明,邪教東方閃電之中,另有一位元神化、控制“女基督”的幕後人,他,才是東方閃電真正的發起人。此人在發起東方閃電之前,就已經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異端教派分子;東方閃電也是從這個異端教派錯誤的根源中演變而來的。

一、閃電的歷史背景
筆者從自己與閃電中一些“講員”的直接接觸和談話,以及對閃電《話在肉身顯現》一書的研究總結,確定閃電的前身是從異端“呼喊派”演變而來。理由如下:

1 、教義與呼喊派相近

閃電教義”中的諸多思想都與“呼喊派”的神學思想相同,如:“女基督”他們對三位一體的觀點:“……無論何時不能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說法,這是千古罕見的謬理,不存在!……常受還這樣說,‘我說的三一神是最準確最把握的,因為我有聖經根據。’在聖經舊約裏沒有什麼聖父、聖子、聖靈之說,只是耶和華獨一真神作工在以色列。因著時代不同而稱為不同的名,但這並不能證明一個名就是一個位格,這樣神不就有無數個位格了嗎……”(《話在肉身顯現》555 頁)
參李常受在《行動》中所講:“基督十字架的事,還是太膚淺了……我們必須學習關於他三一神的事,就是神格——父如何化身在子裏,子如何實化為靈……經過過程三一神的終極完成。”(李講《行動》65 ~67 頁)
又如:“若你會吃喝神的話,而且能體貼神的心意,實行神的話,那你就是屬於神的,是活在神權下的人,……人活在不對的情形之中就沒有聖靈的同在,活在對的情形之中就有聖靈的同在,就能擺脫撒但的捆綁,擺脫黑暗權勢的圍攻。……”(《話在肉身顯現》201/201 頁)這些也是常受書中常說的。

2 、只懂呼喊派的歷史

閃電書中常用的一些“宗教術語”如:“老宗教”、“老舊觀念”、“吃喝神話”、“享受神的話”、“神的經營”、“撒但性情”、“主就是那靈”、“聖靈工作的流”、“一班得勝者”、“六千年計劃”、“那靈說話”、“神的國度”、“完全透亮”、“主的恢復”等都是“呼喊派”常用的“術語”。瞭解“呼喊派”的人一看一聽這些“術語”就知道“東方閃電”源於“呼喊派”。
參閃電書籍《你聽見神的聲音了嗎》255 頁“……例如:過教會生活,一開始呼喊,之後唱詩、跳舞、禱告,然後就開始交通,這之後就能把心安靜下來享受神的話,這就叫進入正軌了。吃喝神話、唱詩、禱告、跳舞等等屬靈生活……”
參李常受講“今天基督徒是膚淺的……我們的工作乃是挖掘金礦……這就是主的恢復……不要重復老舊的事物。”“《啟示錄》……對我們是一卷完全透亮的書,一切的重點都包含在《生命讀經》資訊和恢復本的注解裏。”(李常受講《行動》65/67 頁)

4 、認同常受呼喊工作

“女基督”說:“……就如神使用常受一樣,在常受的身上找著許多適合當時可用的部分,借此來作神在那一步的工作,……常受能獲得我四十年的使用與作工,有了生存的價值……”(《話在肉身顯現》142 、580 頁)
“女基督”又說 “……聖靈在中華大陸所作的工作,……從開始呼喊耶穌,這是為了從恩典時代的耶穌走出來。就預先備選了一部分人,之後,再精選,緊接著在中華大陸呼喊常受。這是聖靈在中華大陸作的第二部分恢復的工作,是聖靈開始挑選人的第一步工作,是將人‘圈’起來,之後等著牧人來牧養,利用常受這個名效了一步力,神自己親自作工,是見證‘能力’這個名的時候,在這以前是預備階段,所以不分對錯,在神計劃中不算正題,神親自作工是見證‘能力’這個名以後,從此正式開始了神在肉身的作為。借用‘能力主’(注:李常受)這個名,這三個字把所有不順服的人都管住,……可以說這一步工作,是神作那麼多工作的核心…… ”(《話在肉身顯現》67 頁)
因東方閃電的出現與“呼喊派”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筆者在此也將“呼喊派”的根源,作一個盡可能簡短而清晰的闡述;一方面揭露東方閃電是“錯誤中的錯誤”、“異端中的異端”;另一方面使不太瞭解“呼喊派”的讀者,對這一異端組織也有所瞭解。
倪柝聲本人對聖經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加上他受莫拉維亞弟兄會的神學思想的影響,因此他一生的服事滿有能力,只是他十分反對宗派與傳統;但事實上,他卻創立了一個比任何宗派都更具宗派特色的宗派——“基督徒聚會處”,又名“地方教會”、“小群派”或“老地方”。
李常受在跟隨倪弟兄時,學到了不少聖經知識,也受到倪弟兄和莫拉維亞弟兄會的神學思想的影響。解放戰爭後期(1949 年) ,“聚會處”的同工們,以為李常受在倪弟兄的栽培之下已經成熟;為了保存倪弟兄的資訊,他們決定籌款,讓李常受帶著倪弟兄的全部資訊到臺灣去,同時,授權他主持臺灣小群派的工作。這樣,李常受就失去了在屬靈方面的監督,因此,他漸漸偏離了倪弟兄的教訓。之後,李常受的神學思想給臺灣小群教會帶來了嚴重的分裂。
六十年代初期李常受從臺灣去到美國定居;因他擁有倪弟兄所沒有的組織能力,所以,很快在洛杉磯發動了一次“呼喊主名”的運動;後在加利福尼亞州南部創辦了“地方教會”。李常受主張用靈去讀經享受主( 要求信徒每天讀他所著的《生命讀經》) ,反對用理性理解神的話;最終,他偏離了聖經真理,發起了由極端成為異端的“召會”,或作“恢復”和“新路”——“呼喊派”。
李常受大搞個人崇拜,在“召會”中他被人崇拜為“常受主”或“能力主”。為了推廣他的學說,李常受還親自主持並執筆,組織人依照他的神學思想,重新對聖經進行翻譯、注解,就是“呼喊派”所用的恢復版聖經注釋。李常受稱他的《恢復版式聖經注釋》和《生命讀經》為自己的傳家寶(這本複版聖經譯本,1984 年寫完注解,1985 年完成英譯,1986 年譯成中文,其中注解占全篇幅四分之三)。
1980 年前後,李常受派他的同工把他的異端道理傳入大陸,並在沿海和中原地區迅速發展;1983 年中國政府定其為反動組織——“呼喊派”,加以取締(注:呼喊派中有很多信徒的信仰還是很好的)。李常受的異端思想雖已為正統教會所識破,但是邪靈的工作並未終止。在部分地區,他的餘黨們仍然拜“常受”為主;後因其內部矛盾,“呼喊派”出現了不斷地分裂,一些較有名聲和野心的人,又開始在各地“另立門戶”,甚至舉旗稱“神”。東北黑龍江省阿城的趙維山就是其中一個。

二、閃電的真正發起人
據瞭解,黑龍江省阿城人趙維山,才是“東方閃電”派的真正發起人。

1 、趙維山在東北

趙維山原是李常受所創立的“呼喊派”中的一個信徒,是李常受的忠實門徒。在追隨李常受錯誤道理的過程中,他十分熱心,曾崇拜李常受為“能力主”,狂熱地拜讀李的著作。此後,他因為對該派的一些同工不滿,就離棄了他們的教義。
在1989 年,他拉著身邊的一批人從“呼喊派”中分裂出來,發起了另一個新的教門,稱為“永存的根基教會”,趙自稱為“全權的主”。(這期間還有一些分裂出來的教門,如:安徽的“吳揚明”稱自己為“被立王”等。)至1991 年,趙維山所帶領的信徒人數已達數千人,當地政府宣佈“永存的根基教會”為非法的邪惡教組織,查封了他們的地下印刷廠,並到處追捕趙維山等人。趙與他的核心同工,為逃避黑龍江政府的追捕,來到了“呼喊派”活動最活躍的地區——河南省,與原河南省清豐縣的一班子“呼喊派”的人會合,並投靠了他們。

2 、趙維山在河南

在河南當地,這群呼喊派的信徒,也狂信李常受是“主”,是被這個時代棄絕的人子(從中國趕到國外)(路17:25);後來他們根據李常受資訊中,對腓利比書一章二十一節的見解,在他們中間設立了“大基督、小基督,張基督、李基督……等等”,他們按著次序順服權柄,在每次見面時或在每次聚會中都要叩頭跪拜,獻上歌舞。可見他們的錯謬已到了極點。
1993年,趙維山在河南藉著當地的力量又東山再起,把他的組織改名為“真神教會”。趙維山等人與河南的同黨合作之後,一方面把手下的幾個主要頭目:伊海濤、張新東和張宏真(名字均為偕音)派往河南省各處,去大力擴展他們的影響;另一方面,他開始重新調整他們的組織、教義,從他們中間選出了七個人成為神的化身,並且給他們各自起了新名,分別為“全備、全榮、全知、全能、全權……”;趙維山也是七位神化身當中的一位,名為“全權”。在這七位當中除趙維山之外,大半都是女性,野心勃勃的趙維山,很自然地取得了領導權。這七位神化身中的“全能”,後來竟成了現在東方閃電中所謂的“全能神”,即被趙維山所神化了的“女基督”。

回頁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