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收割


(word檔案 download)

聖靈

末世的大收割 劉竹村

    主對世人的心意是,要人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祂離世前,把這傳福音救人的大使命交給祂的門徒,延續到今天的你我。歷世歷代以來聖靈在未世的導向,正邁向祂的「國度,權柄,榮耀」(但七13,14)前進,今天的末世更是如此,其勢如破竹,大有排山倒海之勢,無人可抵擋。或云,今世是前所未有,人類罪惡最深,最黑暗,最痛苦的時代,傷天害理的事到處都是,人心剛硬,物慾情慾氾濫…傳福音無異緣木求魚,談何容易!

     這使筆者想起一件消極與積極對比的事。有位派到非洲的銷售專員傳回本國總公司說:非洲人太窮了,都赤著腳,買不起鞋子,鞋子市塲無望。另一家公司的專員傳回公司的消息則說,太好了,非洲人都赤著腳,太需要鞋子了,人人一雙,生意是不得了的─這世代正是因為黑暗,人人才更需要耶穌,可不是嗎?

莊稼已成熟了

耶穌對於末世的大收割的看法是積極的。祂教導門徒「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麼,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四35)。門徒用肉眼看,當時撒瑪利亞一月天,要再等四個月才收割,就像那些令他們耶厭惡的撒瑪利人,如何能領受神國真理?時候還沒到,耶穌用屬靈的眼目看透莊稼已經成熟,可以收割。那個有第六任丈夫的撒瑪利亞婦人,因耶穌的知識言語(約四18),引發幾乎全城都歸主,正是可以收割的印証。布永康說,現在是神在等候我們,不是我們在等候神。「耶和華說,日子將到,耕種的必接續收割的踹葡萄的必接續撒種的」(摩九13)。「你們打糧食要打到摘葡萄的時候,摘葡萄要摘到撒種的時候」(利二六5)。巴克萊引用這兩節經文說,從前要等候才可以收割的時代已成為過去…上帝的時代就在眼前,話已經說出了,種子已經播下了,正等候人去收割。這是主提供給我們收割的好機會,教會如果放棄機會而不顧,在恩典中墮落就太可惜,太虧損了。有一次在異象中看到地球快速在旋轉,許多教會就墜落在海中而消失。雖生猶死,就像老底嘉教會被吐出來(啟三16),那些是不願意跟上聖靈的流,不願意傳福音,自以為滿足的教會。那些乘上的,就是順著聖靈的帶領,不是人的帶領,邁向基督完全國度而努力的教會,蒙祂保守和賜福。

作比祂更大的事

耶穌離世前,說了使我們都不太敢相信的話,祂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因我往父那裏去」(約十四12)。耶穌往父那裡去,差聖靈下來,永遠與我們同住(約十四16)。祂應許與聖靈同工的,祂要選召他們作比祂更大的事,主在天上為我們禱告,差聖靈在地上在我們當中作祂的工。

同時耶穌自己也設比喻親口教導,天國像芥菜種那樣,要成為大樹,這個由聖靈主導的效應,已在這地球的許多地方在顯明。趙鏞基牧師在印度的宣教,上百萬的人決志,布永康牧師在非洲的佈道,在他每日靈修書上寫著,非洲奈及利亞的拉哥斯的佈道大會,三天就有三百四十萬人決志歸主。印尼的村落因神蹟的彰顯,有時幾乎整個村子的人都信主。中國大陸的家庭教會,大的團隊就有一千萬的信徒,且有五大家,近一兩年我們接觸不算太大的團隊,就有三千四百八十個家庭教會,這種教會,正像新約時代教會的形式。以上的幾件事實正應驗了耶穌所說的。這是耶穌應許我們,遮蓋我們,祂說話算話。這正是今天聖靈導向,問題是我們願不願意,能不能不被聖靈引導和膏抹。

又「天上人」劉振營牧師,又稱雲弟兄,今年約五十歲。十六歲那年,神呼召他去傳福音,一個沒讀神學的少年人,從馬太福音第一章背到第二十八章,全場的人哭泣,許多人歸主,那年他領了三千人信主。他曾被關三次,受各種酷刑不用說,曾禁食七十四天,一滴水,一粒米都沒入口,沒有死。河南大復興就是有這樣的人在付代價,流淚撒種,才有今天的大收割。他曾受邀到辛班尼(Benny Hinn)教會講道兩天,為以色列的國會議員,為拉賓的兒子禱告,告訴他們有一天連美國也救不了以色列,只有耶穌能救以色列,他們哭了。也受邀進入保加利亞東正教講道,還有在極保守的德國路會、歐洲的天主教會、百分之九十八的白人教會傳講,會場經常爆滿。他呼召年青人,老少都跪下,哭泣悔改、更新、信主,西方教會譽他為「暮鼓晨鐘」,叫醒西方沉睡的教會;在我為他禱告時告訴他說,看到天上一個大鐘,是極大極大的鐘,他敲不動,就跪下禱告,神差天使幫他敲,鐘聲要響遍世界。他告訴我這是西方教會給他這評語。神在這末世作跌破眼鏡的工作,叫黃種人能打入連白人都無法攻入的驕傲、優越的堅固營壘,傳講基督的大能,把復興的火託付給無學的小民。這一切都叫人讚嘆神的大能,祂是那麼了不起的神,誠如祂的話說;「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一27/29)

在仇敵身上得榮耀

那個生來瞎眼的,耶穌的門徒問祂,關於他的事,耶穌回答說:「不是因他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約九3)。接著耶穌又說:「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約九4)當人的病得醫治,或是撒但從人身上被趕出去,主就在仇敵「身上」得著祂的榮耀,因為那壯士從人的「住宅」裡被那位比他更壯的來,勝過他,把牠趕出去(路十一21,22)。那被撒但捆綁十八年的婦人得耶穌的幫助,按手趕出去,聖經說:「他立刻直起腰來,就歸榮耀於神」(路十三13),又說:「祂的敵人都慚愧了,眾人因祂所行的一切榮耀的事,就都歡喜了」(路十三17)。一個榮耀的教會,必有能力從仇敵身上得勝,得著榮耀,她是一個有能有力的教會,因為神蹟奇事,隨那教會,印證所傳的道,人就被吸引來跟隨歸向祂。當耶穌把來到祂面前的百姓病症治好了,他的名聲就傳遍敘利亞。那裏的人又把害各樣疾病,各樣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癲癎的,癱瘓的都治好了,人就從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猶太,約但河外來跟著祂(太四23~25)。在未世這醫治的能力將要有增無減,且具爆炸性。因撒但藉各方各式,包括疾病捆綁人,叫人絕望,死亡,而神的心意乃要叫人「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約參2)。祂必要履行祂的應許,沒有藉著聖靈,誰能勝過這強大邪惡勢力?魔高一尺,道高萬丈是我們所信所行的。耶穌提醒我們,白天要快作工,黑夜來了,就作不了了,在這教會恩典期不作工,等到那最後一個七的七年災難的黑夜來到,就甚難了,不信的人可以再等,有一天發現新郎耶穌來了,燈沒有油,就是億萬個後悔也來不及了。

現在的災難與收割

    每當這地上有大的天災人禍發生,許多神的子民都會異口同聲的說,主來的日近了,筆者也相信是如此。但如果詳讀耶穌的末世論,馬太二十四,二十五章,馬可十三章,路加二一章就知道這些只是「災難」的起頭,是個小兆頭而已,真正七年的災難的來到仍是未知數。到那時,人要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正是啟示錄六章到十九章所描述的,任何人把現今的現象套進啟示錄都必歸徒然,因為時候未到,雖然有點類似,實非其然。因此,在那大災難要來之前,神自己開了祂恩典的大門,讓我們可以拼命傳福音。

現今的大海嘯,大地震,大水災,大風暴,那麼多的生命喪生,那麼多財產被毀,人人心都會難過,同情,甚至害怕,既然這是不能免的兆頭,如果了解聖經的原則,以及現世所發生的,我們就因這些災難,心中默然釋放,不為人間的悲慘所困,也正是傳福音的好機會,這是保羅告訴我們創世以來,神的原則「但屬靈的不在先,屬血氣的在先,以後才有屬靈的」(林前十五46)。韓戰死了多少萬人,這是屬血氣的在先,而韓國教會大復興,多年前就有百分之四十五的基督徒,這是屬靈的在後。中國十年文化大革命,教堂被關閉,基督徒被辱被殺,不準有聖經,甚至小十字架,被發現都會沒命,西方的教會神學家宣告說,中國已沒有教會了,屬血氣的在先,然而轉到地下,如今至少超過一億七千五百萬信徒,這是屬靈的在後。東德的柏林圍牆倒了,東歐共產國家垮台,俄國解體,屬血氣的在先,而後神學院,宣教師,長短宣,訓練中心,福音隊,基督教團體,事工進入那些原先封閉的國家,這是屬靈的先後。現今的災難,成全了神收割的機會,千年來的阿拉在那裡?佛祖與觀音在那裡?基督就在這裡,填補災難空虛的心靈,使那些不可能救的人,有得救的機會,惡者使人間的災難越慘,人需要耶穌的心,就會越深。我們必要看準,神於末世提供傳福音的機會,這樣,你我都是神藉我們,把災難變祝福的人,也是收割的人。

聖靈於末世壓倒性的大能

耶穌升天前應許門徒,也吩咐門徒,「但聖靈降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8)。福音傳到地極的主軸,不是靠勢力,靠才能乃是靠著神的靈,只有聖靈的大能能打破地域,種族,國界和文化,民族性。因為聖靈是看人的心,不看人的外表,凡願意並渴慕讓神的靈來主導和改變的,都可以成事。今天的教會或個人,任何神的肢體,都需要聖靈彰顯祂在我們當中的大能作為,人的得救更是需要。

門徒在耶穌離開他們之後,他們膽怯,害怕猶太人,像過街老鼠(約二十19~24)五旬節之時,聖靈大大降臨,他們就不再害怕,一天領三千人歸主,大膽公開的演講,並行了神蹟奇事異能,連官府都驚訝他們的膽量,教會建立,福音傳開。從五旬節這部聖靈的列車,眾聖徒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直到如今,我們越來越需要祂,因為離了祂就像枝子離開葡萄樹,就不能作甚麼,歷世歷代都是如此,尊崇聖靈就興旺,輕視就必衰微。

以下將引用大使命中心翻譯出版的「普世宣教手冊」第五頁(全冊計七百十五頁)的統計資料如下:

福音派自1960年代起擴展,1960年僅有8450萬(2.8%),但在2000年達到4億2000萬(6.9%);這一增長在1990年左右達到頂峰(5.6%)。1975~2000年間驚人的增長率。我們雖計至2025年的增長率,但若無顯著的聖靈澆灌,這一動力可能無法維持。戰後福音派的宣教事工汹涌澎湃,成績斐然,但隨後的增長大多來自新一代的本士化福音運動。

五旬宗的傳播異常驚人,自二十世紀初誕生以來,五旬宗持續增長和繁殖。最顯著的增長始于1960年代,從全球的1100萬人達到2000年的一億1600萬人,平均增長率約7%。

靈恩運動的影響遍及每一宗派和體系。這些數字包括第一波五旬宗,第二波主流宗派和新興的獨立宗派網絡。這些數字為合理的最低估計,可以顯示該運動的規模:1990年一億8100萬,1995年2億6100萬,2000年3億4500萬人。

著者莊斯頓(Patrick Johnstone)和萬迪克(Jason Mandryk)上文提到關於福音派的發展,他說到「但若無顯著聖靈澆灌,這一動力可能無法維持」這是對福音派也好,五旬宗,靈恩派也好或任何教派同樣得警惕,我們需要聖靈的能力和幫助。憐憫的神在這未後的日子,祂應許要澆灌每一個人,不論男女老幼(徒二16,18)因此末世不大收割是沒有道理,且是違反聖經的。世代越邪惡,聖靈會越強而有力。我們必需要開啟我們屬靈的眼睛看到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仇敵同在的更多,且是壓倒性的眾多(王下六16)。

未世啟示性服事的突顯

末世聖靈的另一突顯的收割是,祂藉異象,異夢等啟示性的服事來拯救人,就像聖靈藉著對彼得和哥尼流的啟示,使未信主的人整體得救(徒十章)。彼得用上一段從約珥書第二章引用的經文,讀起來像他在宣示末世論的觀點,其實他的用意乃針對當時那些猶太的歸僑,但筆者相信聖靈實在也針對末世的今天,在使待行傳二章16~18節,神的靈要澆灌全地所有神的子民,在此提到先知性恩賜,不論男女老幼都會有異象異夢,這個趨勢,如今有增無減,聽說在蘇丹,巴基斯坦,蘇里蘭卡等異教國家,許多同一家的人,有的作了同一個夢,夢見有關耶穌的夢而信了主,在教會裏,連孩子都有準確的異象,提升了同伴的信心,甚至在異夢中到靈界去行走觀看。筆者於台北顧其芸牧師新生命小組教會,每次約三天的先知性服事佈道,每人設定九十秒禱告,都超過兩百人決志,有一次於台北信義會真理堂楊寧亞牧師的教會,兩天或三天,每人九十秒禱告,約三百人決志,只有五個沒有接受主。已忘了那一年,台灣約兩個月服事,連同特會約帶領近一千人決志,前後幾年都是如此。

以前總以為這些啟示性的恩賜,只用在基督徒身上,但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5提到說:「他心中的隱情被顯露出來,就必將臉伏地,敬拜神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了」。有一天一位孫老太太從台灣來電話,要我為她美國的兒子禱告,第二天,他兒子從麻州來電話,兩三分鐘的禱告結束。再次日,孫老太太又從台灣來電話,她說他兒子要受洗。後來才知道,他是哈佛大學的牙醫教授,也開業,是美國第一位假牙的院士,慕道十幾年,他坐六小時的飛機從麻州飛來加州矽谷當時我家,為他施洗。有位約七十歲的顏老太太數分鐘禱告後,帶她作決志禱告,她於車中告訴她女兒,牧師把她一生的事都禱告出來,你們基督教的上帝也真夠厲害,數月後她女兒從俄勒岡州打電話給她,她說已受洗了,並且把一切佛經,青海無上師等物品都丟掉毀掉。她為了以前的迷信也花了不少錢。我教我們所有教會同工,第一次來的福音朋友,就要用先知性的禱告讓他決志,不能讓他大搖大擺的不決志又擺回去,斷乎不可。奇妙的事太多說不完。

又聖靈教導我,在每次特會敬拜完,講道之前,就問誰沒有信主,請他們舉手,並帶到講台前,先為他們禱告約一分或一分半鐘,十個來或二十,三十人來都全部決志,我才講道。聖靈又教導我,我順服,祂就必負責。未更新前,用「友誼佈道」(Friendship Evangelism),更新後,用「權能佈道」(Power Evangelism),天地之差。「友誼佈道」用盡愛心幫人介紹工作,男朋友,女朋友,幫搬家,送東西…愛他們兩三年,利用你完了最後擺擺!再見!帶人信主像打太極拳,令人灰心。如今「權能佈道」三兩分鐘禱告,眼淚掉下,就帶他決志了。聽說香港張恩年牧師的教會,有二十一個先知,幾年就買了大堂,約半年前聽說就有一千六百個會友,相信先知性的服事必定對他們的教會成長大有幫助。

結  語

最後筆者要用公佈於網站(www. ckm101.org全面更新中)「福音大世紀的預言」,也是目前在應驗的兩段文字來結束本文。

( 2004年 ) 十一月24日早上六點五十分,於小兒子羅蘭崗的家,我為神的子民,祂賜下先知性的恩賜服事獻上敬拜與感恩。也在神面前再次回應祂的呼召我對世界的預言,是祂自己轉換我預言服事的主軸,不再是針對個人的服事。昨天的預言,我靈裡總覺得有一部份沒有接上去,於是在主寶座前,再次求祂賜下話語。

前面提到「有一股暴風,橫掃全球…就像強烈的颱風…」那時的領受是順時針方向的風暴,今天早上的領受是反時針的方向,因為那股順時針方向的力量是撒但的作為,現在這反時針風暴的力量是聖靈的作為。起先我看到各種事物,比如建築物,各種高樓大廈或房屋,室內室外的各種公共設施,眼能見的一切事物都因那順時針的風暴而被動搖,甚至倒塌,有的則成了亂堆和荒場,但是後來這反時針方向的風暴,就把那一切眼能見的事物一一恢復了原來的位置,並且破的,壞的,倒塌的,一一被組織起來,就像原來的樣子,不僅如此,而且原來平平凡凡的,就變得有光彩,看來令人喜悅,小的就變成大的,黑的就變成白的,散亂的就變得井然有序。

主上帝將藉聖靈的風暴作與撒但相反的工作,反世俗的潮流,反邪惡破壞真理的力量,反肉體情慾,反凶殺暴力,反無度的狂歡宴樂與放縱,反不義與詭詐,反一切陰謀與陷阱…那一波波的災難,將被平反,但不是從一個國家,一個國家被平反,乃是從一個區域,或一個地方被平反。是主聖靈親自改變,纏裹,栽種,建造(耶一10)。撒但的計劃原是毀滅,主上帝卻藉機會拆毀,而後接著建造的工作,但是有三個條件,第一,那個地區或區域有人常為他們禱告,第二,覺得人為的力量已經絕望,第三,迫切呼求需要神的幫助。那個地方有這三個條件,那個地方將會優先被「平反」而帶來復興。

「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

馬太福音24章 14節

乘白天趕緊作工收割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是燈有油的聰明童女。

(原載國度雜誌第30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