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剩餘之民傳福音

特稿與特報 回目錄

向剩餘之民傳福音 黃燈煌

 

(太24:14)「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做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

 

宣教大師彼得威格納說:「21世紀的宣教工場在歐洲,(地球的40-70區域)。」然而歐洲復興的火花,已經在吉普賽人當中默默的展開了.

傳福音給吉普賽人 我的名字叫做黃燈煌,英文名字叫D. Charles Hwang, 吉普賽人叫我「查理斯 牧師」(Charles Pastor﹞,是台灣出生的美國籍宣教師。

每當我走進吉普賽人村子的時候,孩子們看見了,就高興的跳著,叫著:「查理斯!台灣!耶穌!」爬到樹上玩的,立刻從樹上下來,在路邊玩的,就放下手中的遊戲,跑回家去告訴父母。不到一會兒的工夫,村子的吉普賽人不分男女從老到少,圍繞在我們聚會的地方,其中有人是來參加聚會的,也有來看熱鬧的人。

上帝打開吉普賽傳道的門 我第一次向吉普賽人傳福音在2004年8月15日。一個名字叫做約西的吉普賽人邀請去的。

那人住布達佩斯,平時靠打一些零工維持生活。他喜歡告訴人家自己說,自己是猶太人,屬於便雅憫支派的後裔,可惜猶太人並不認同他的說法。他善於和陌生人打交道,我第一次見到他,是2003年聖誕節前的某個夜晚,在布達佩斯一個猶太人的別墅裡,這別墅叫做「華倫堡」,原先是回歸的猶太人落腳的用途,我將這裡借來作為禱告,和教會聚會之用。那一天約西來參加禱告會,聚會結束之後他來找我。他不懂中文,只認識一點英文單字,我們用很簡單的英語對話,當我們談不下去了,我就拿出匈英字典來,指著字典上的單字交談,我們就這樣展開了彼此之間的交往。

有一天,約西忽然對我說,他想來參觀我們教會的聚會。我欣然同意他的要求,到了約定的日子,約西和他的妻子艾里一起來。在聚會中上帝興起祂的作為,讓一個生病的人,當場獲得醫治。約西看見這個見證之後非常感動。

這件事之後,約西來找我,想請我去他們的帳篷佈道會擔任講員,這個邀請來得太突然,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是來為華人的福音工作來的,不會匈語講道,無法當場回應他的邀請,就對他說:「請你給我一些時間禱告好嗎?」

在禱告中上帝給我一句話,(太24:14)「這天國的福音傳遍天下,對萬民做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這裡的「萬民」當然不是指「一萬個人民」,而是「萬國萬族的意思」,我們要「福音遍傳」,現在有機會來了!還不快去要等何時?於是答應了約西的邀請,我踏出了向吉普賽人傳福音的第一步。

 

異文化的宣教工作,最困難的就是語言問題,要找人將華語翻譯做匈語還不算太難,但是要找人來翻譯講道就不容易了。一般專業的翻譯人,往往聖經不熟,不敢冒然接受這種挑戰,到了約定的那天,我帶一個十六歲的男孩同去,這孩子名叫函帥,是個基督徒,在外語學校唸書,年紀雖小個子卻長得比我高,這次他來替我翻譯。

我開車沿五號公路走,途中我們有些交談,函帥說:「牧師!請你講慢一點兒好嗎?」我說:「好啊!為什麼?」,「我中文聽不大懂。」他回答.然後接著說:「我六歲的時候和父母從中國移民到匈牙利,在學校學匈語和英語,沒有正式學過中文。」我想:「啊!怎會這樣?他不是要來替我翻譯的嗎?」對上帝說:「主啊!這該怎麼辦呢?」這時候想換人已經來不及了,我突然有個感動,就問他:「我講英語你看怎樣!」他很興奮的說:「那太好了!」「就用英語講吧!」這個改變使我往後的日子,傳福音的時候,很容易就能找到翻譯人員,真是:「神的道路高過人的道路。」

吉普賽人的復興 車子駛進吉普賽村子,首先映入我的眼簾的就是,這城市的圖騰,一隻「老鷹」展開翅膀,高高聳立在石柱上,這小鄉村有個名字,叫做「伯格」,距離布達佩斯大約四十公里,這裡雖然有一間天主堂,吉普賽人不去參加教堂的聚會,附近的其他教會,也沒有向他們福音的行動,這群人真是福音遍傳的漏網之魚啊!

車子再往前走,終於看見一個簡陋的白色帳棚,搭在草地上,帳棚內擺了一些凳子,吉普賽人三五成群的坐在裡頭交談,其中有一個人彈電子琴,這人名叫伊斯特萬,是吉普賽人領袖,他把擴音器的音量放得很大,在老遠老遠就可以聽見,約西和艾理聽見通報查理斯牧師來了,滿臉笑容出來接待,顯得非常高興.

聚會開始,吉普賽人隨著音樂,一邊唱歌,一邊跳舞,在旁的人們聽見音樂就自動來加入,於是詩歌越唱,人數越多.他們唱著,跳著,大約一個多小時,約西上台用匈語講了一些我聽不懂的話,然後禱告,接著就請我上台講道,我剛開始要講,就有情況發生了。

一個衣衫濫簍的人,走進會場晃來晃去,找不到座位.聽眾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了過去,幸好這麥克風聲音超大,我的講話不受影響,會場服事人員很機警的,將那人安置好讓他坐下,這的突然來的干擾排除之後,我講得更順暢了.那麥克風的聲音實在很大,原來坐在他們家客廳裡看電視的人,聽見:「耶穌愛你!….今日就是拯救的日子!……」就好奇的走出門外,站在他們加的屋簷下朝這邊遙望,我繼續講,她們逐漸靠近,甚至走到帳棚旁邊聽講.

最後,我呼召要信耶穌的人到前面來.那個衣衫濫簍的人,首先站出來,當我走過去為他禱告的時候,他含著淚水跪了下去.此刻整個會場突然寂靜片刻,人們心受感動,一個個走台前來,我為他們一個一個禱告,他們心中有許多憂傷、愁苦、病痛、綑綁…….經過禱告的時候,他們感動得淚流滿面,許多人有被聖靈充滿的現象出現…….。經過一個多小時禱告之後,才結束聚會.

那一天,決志相信耶穌的人,總共二十一人.我親身經歷到:「歐洲的復興從吉普賽人當中默默的開始了.」

2009/4/16 PM3:50 完搞於 英國倫敦 希斯羅國際機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