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天上人的控告者

特稿與特報 回目錄

我所認識的那位——對天上人的控告者*

 

  主耶稣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于那惡者。”(太5,37)

 

當今在中國教會,甚至全世界的教會中,正在掀起一場軒然大波,就是關于對天上人,即劉振營是一个大騙子的毁謗和指控一事。發生此事的缘由和實情,我是最清楚的人之一。因為此事從最初無中生有的那段關鍵时期,我是最靠近劉振營和毁謗、控告他的那一位(以下稱*控告人*)的。那时我和劉振營與控告人食宿生活在一起。知情人都知道,一切對天上人的毁謗,批評和控告都是源自于德國漢堡的那位控告人。而開始發生控告的關鍵時刻,我正在控告人身邊。

多年來,許多人向我提到互聯網上有關控告劉振營的事。我都是很簡單地對他說:“我很清楚此事,那些對天上人的指控都不真實,原因是漢堡那個人說了些不當說的話。”具體的緣由和實情,我從不多說一句;因為我一直想學習為耶稣的名用愛心來遮蓋這事,遮蓋他人的過犯與軟弱,再說我也是身在此事中的一個軟弱者。

直到今天眼看著神在天上人身上為祂的名所作的見證,在世界各地感動了難以記數的靈魂悔改得救,激勵了眾多神的子民,在十字架大愛的淚水中將自己献在福音的祭壇上,世界為之震撼,仇敵魔鬼的軍隊在哀哭,羞辱中潰敗,我主耶稣正望著祂十字架上勞苦的功效而心滿意足。但是却因著控告人本身的苦毒而產生的指控和誹謗,給福音的果效造成很大的損害,以至於有很多的基督徒,就是那些曾因神在天上人身上的見證而蒙受大恩的人;如同主耶稣騎驢最後一次進入耶路撒冷时,那些手拿棕樹枝和將自己衣裳舖在地上的,歡迎主耶稣的群眾,在随後的幾天他們高呼:“除掉耶稣,將他釘十字架。”同樣今天這大群蒙恩的人,以及許多不曾知道天上人見證的人,也巴不得將天上人摔倒在泥灰中,踐踏在脚底下。我心靈的深處,感受到主耶稣的眼淚,是為了那群失喪的人,是為了天上人一家,也是為了那位控告者。我當如何呢?我不想看到那背負我們一切罪孽和重担,已傷痕累累飽受羞辱被世人厭棄的背,再被鞭打、受辱,更不想看到魔鬼陰毒的嘲笑。為此將我經歷中所知道的真相表明出来。但願世人的心轉向耶稣的心,渴慕真理,体貼聖靈的感動,接受神給预備的救恩。

我想從首次見到天上人和控告人說起:大概在1997年的一個黄昏,我帶着異常沉重和苦澀的心情從德國一個小城镇WUNSIEDE傳福音回到纽倫堡,接着去参加以馬内利教会舉行的一場特会。講員是從香港來的包德寧牧师,主題是介绍中國大陸家庭教会被聖靈復興的情况,與包牧師同行的,或許也是介绍包牧师到以馬内利教会來的就是控告人。在那晚的聚会中,從開始的讚美敬拜到结束,我都在聖靈的感動中,也流了許多的眼淚,心裡的沉重、苦澀全都在那時被倒空,取而代之的是平安、喜樂,還有為福音擺上的冲勁和火熱。那晚聚會中包牧師講了天上人的事迹,並在投影片中播放了天上人的照片,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天上人。包牧師還提到自己的女兒很敬佩天上人,因为天上人作為一個在中国帶領許多人信主,帮助許多弟兄姐妹復興靈命,並且為主的緣故受過許多苦的屬靈領袖,竟然謙卑地要求她一个女孩子為他按手祷告。那天聚會结束的時候,我存着感激和好奇走到控告人身边,他還送给我一个蘋果。

第一次面見天上人是在1998年初,在纽倫堡華人教會的一個查經聚會上,由控告人介绍並帶著天上人和一群德國的青年基督徒來到聚會處講道。天上人一開口講道,我就被聖靈所感動。我在感動中聽完道後走上前去,請他為我按手祷告,他按手在我背上,剛說了幾句話,我就在聖靈强烈的感動下淚如泉湧。我用力按住自己的口,使自己没有放聲大哭。從那天起,我就深感到這人很特别,也很可爱。以前,我的心就有一個特点,不在乎人的外貌,只在乎人身上的聖靈,我憑聖靈認人。那時我不怎麼了解天上人,更不覺得他有名望。我看他很年輕,才大我幾歲,其貌不揚,卻滿有神同在的恩膏,並為主的緣故受過許多逼迫,令人敬佩。過後不久,控告人又帶著天上人從漢堡來纽倫堡講道。這次講道的主題是馬可福音睚鲁和患血漏的婦人,我被信息中主的大愛,以及睚鲁和血漏婦人對主渴慕的心深深感動。聚會後我再次走上前,請天上人為我按手禱告,聖靈又一次强烈地感動了我,心靈上極大的的傷痛得着了醫治和安慰。那次聚會以後,控告人又多次帶天上人来纽倫堡,有時天上人也會自己来纽倫堡。這樣我們就越來越熟悉。我的心愛天上人,可能就像约拿單愛大衛,我的妻子也愛他,那時我和妻子已經立志要奉献给主作傳道人。我們經歷了一些試煉,在那段日子裡天上人給了我們很多的安慰和鼓勵並指導。當時我也從控告人那裡得到許多本《荆棘中的百合花》,並將這些書分給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從書中也得到很多帮助和啟示。控告人那時是天上人的大力支持者。

因為在天上人的信仰上除了絕對堅持機要真理和三位一體的真理之外,還接受說方言,屬靈的恩賜和今日教會仍有五大職份等全備的福音真理,所以在德國的華人教会,除了纽倫堡教會以外,幾乎都不肯接待他。德國人的教會他也不能去幾處,原因不是不肯接待他,随著時間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德國教會已經知道《荆棘中的百合花》中的天上人就在德國,都希望邀請他去講道,但是幾乎每一次都被控告人拒绝了。那時天上人為了方便一同服事,就租房子住在控告人家樓下的公寓裡,連吃飯也同控告人一家在一起。在同德國人的交往中幾乎都是控告人作翻譯。在人地生疏的環境中,有一年左右的光景,天上人的生活和服事都是由控告人來安排的。控告人之所以拒绝天上人到德國教會講道,按他所說的理由是:天上人是從大陸的監獄裡逃出來的,與天上人同時被抓的和被關押的大陸家庭教會的領袖並弟兄姐妹還有許多人在監獄裡,若是天上人逃到德國的事情被媒體曝光,會危及到在大陸的家庭教會和弟兄姐妹們,使被抓的人更加的危險。控告人最初提出這样的說法,並非因為與天上人之間有任何矛盾。那時他们彼此間是親密的同工,是親愛的弟兄。其實,按中國的常理來說,天上人在德國的行為越被曝光,對大陸受逼迫的基督徒就越有利,越安全。中國政府的慣例是對公開的責備表面上裝扮仁慈,却在背地和暗中對人残酷打擊。不過起初没有人直接反对控告人的說法,盡管知情人都覺得這類說法不對。我相信控告人這樣的說法及做法,實在是控告人和天上人之間產生不和的首要原因。在天上人到德國的頭一年裡,那些經常接觸控告人和天上人的華人都已看到這個隱患,甚至後來有不少人因此為天上人感到不平。我相信這就是使這位為福音心如火燒、盡心竭力的天上人,開始想到寫自傳為主作見證的原因之一。在那些妻離子散人地生疏的日子裡,他應當想不到,不久他竟能站在世界各國的講台上為主作見證。

我之所以會走近控告者和天上人當中,是因為在我服事的纽倫堡華人教會的牧師黄淑梅,要介绍我到台灣高雄大使命教會所辦的神學院去讀書。當時我作了决定要去台灣,正準備了解簽證事務的時候,正巧碰上天上人來纽倫堡。這使我想到面前不正是一位非常難得的好老師嗎?跟他學習豈不是又好又方便;况且我身為中國大陸來的人,要想辦去台灣的簽證實在是不容易。我馬上就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天上人,他非常高興,而且希望我能去漢堡和他一起學習事奉。我妻子為此也很高興,我們還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安慰安慰這位孤独的老師。

相信是天上人將這消息帶到了漢堡。不久控告人夫婦來到纽倫堡,他們與我交通以後,又為我按手禱告,希望我們一家能到漢堡與他們一同事奉。那時在天上人的公寓裡每週已經有十幾位華人基督徒來做主日崇拜了。不久我一人先到了漢堡,随後妻兒也來了,並得到了控告人一家友好的接待和照顧。

在我去漢堡以前,有一次我曾和一位陳弟兄一起為天上人代祷。禱告时陳弟兄看到一個異象:一艘很大的船在海上,船上滿了人,後來很多黑色的人從船上下來,離開了船,船也似乎停靠在岸邊。後來我曾經向天上人說起過這個異象。今天看来,這異象果然成了真的。

當我到達漢堡後不久,就看出控告人和天上人已經有一些隔閡了。原先在天上人公寓聚會的弟兄姐妹幾乎都不再來参加聚會了。我後來了解到,他們之所以離開是因為對控告人不滿,包括不滿控告人對天上人的管束,他們都背著控告人與天上人來往。我到漢堡後,一面向天上人學習,聽他講課;一面和大家一同努力傳福音,不久又多了幾個人來聚会。據我了解,在我到漢堡前後,所有到過天上人公寓裡聚會的弟兄姐妹,與天上人接觸過的人,没有一個不愛天上人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天上人有神的同在,有基督生命的形像,真是能够吸引人。他能帶著恩膏講真理、教導人,也能在聖靈的同在中安慰人。雖然他没有錢,却經常帮助人。他自己還處在妻離子散軟弱中,却能他人得刚强。

在那段日子,他非常掛念自己還在患難中的妻兒,為此他也流過許多淚。他本人是在控告人的帮助下從中國到德國的,他也非常希望他的妻兒能得到控告人的幫助。不知道為什么,控告人没有幫助他,或許真是無能為力,不過控告人對此事確實很冷漠。後来天上人開始找他在中國就早已認識的德國朋友幫助。那段日子裡,我看見他開始寫《神爱中国》天上人的自傳。

有一天一位德國青年基督徒突然來訪,他介绍自己說:“前幾天,神告訴他,他將會看見天上人。果然他很快就得知天上人所住的地方,於是就找上門來了。我相信他來時一定很興奮,走時卻一定心情很沉重。因為天上人請控告人夫婦為他作翻譯,可是控告人走開了,他妻子也態度冷漠地翻譯了幾句,就顯得很不奈煩了,那位青年弟兄也尷尬地忽忽走了。這件事讓我知道天上人與控告人之間起了鴻溝。過了不久,天上人就離開了漢堡,到了一個叫尼達的小鎮,到他在中國就已經認識的德國基督徒朋友那裡去了。不久,他的妻兒逃離了中國,到達了緬甸的蜜支娜。在他趕往緬甸看望家人的時候,在那裡他還幫助了當地一位忠心愛主的傳道人胡提多,並在蜜支娜建立了一所孤兒院。至今那裡還牧養著70多位孤兒。

天上人走後,我们一家開始和控告人一家朝夕相處,交通也多了,溝通也深了。從平常的言談中,我們了解到控告人一家之所以對天上人起反感的真實原因有兩點:

第一:對天上人一些生活習慣和他在一切事情上堅持聖經真理的原則看不慣,而起了反感。

第二:控告人猜測那些不來聚會弟兄姐妹,可能是天上人從中挑撥他們與控告人之間的關係。

天上人的離開,不但没有使控告人消氣,反而造成控告人對天上人更加的氣憤和惱恨。由此開始,對天上人的毁謗、控告正式拉開序幕。開始控告人只是偶爾會向我發幾句對天上人的牢騷。但是我看出是苦毒捆绑了他的心。有很多次控告人在主日聚會中當眾批評天上人,每一次批評都使我们眾人的心里極其憂傷,由如錘擊。偶爾控告人會召集德國基督徒中一些關心中國大陸福音工作的基督徒來聚會,在這些聚會上控告人都會着重批評、指責天上人。當大家輪流著為中國,為“敗壞”的天上人代祷時,我看不出有絲毫聖靈的運行。我和妻子坐在一旁聽着心如刀割。後來,控告人開始常常坐在電腦前,有一次連續幾天專心從事控告、毁謗天上人的工作。我和妻子在心痛中,感到問題嚴重。本來控告人與天上人之間没有什麼大不了的矛盾,直到天上人離開漢堡,他們之間從來没有發生過當面的言語冲突。記得有一次我和天上人一起禱告完後,天上人憂愁地長嘆了一口氣說:“一個傳道人若是每天没有禱告,那可就麻煩了。”這句話不是指著他自己,他早在中國時候已養成多年的生活習慣,每天凌晨五點鐘起床禱告。他也不是指着我,因他常與我一同禱告,也知道我平日的禱告生活。他指的就是控告人,這也是我已知的事實。這句話算是天上人對控告人最重的批評和責備了。我們一同生活的那段時期,天上人很少說话,除了給我講課;他多數時間是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裡讀書、寫書和禱告。還有和很多人同電話,包括大陸的同工、德國的基督徒弟兄、還有華人弟兄姐妹。在天上人離開漢堡後,有一段時間,我曾去尼達看望過幾次天上人。那時控告人用電腦向眾教會所發毁謗和指控天上人的信息,已经给天上人的名譽造成了很大的傷害。我有幾次曾經向天上人提到此事,他早已知道了,他幾乎都只是嘆氣,没有表示過憤恨,憂愁是有的,痛苦也是真的。他對我說过一句自責的話,也算是對控告人的批評吧。他說:“都怪我自己太驕傲,以為天上人膽子大,就不怕。當初在大陸時,有位教會領袖對我說過,不要接受控告人的幫助。我當時不聽,現在惹下麻煩了。”我猜想天上人的心裡一定受了不小的傷害,在中國是傷身,在西方是傷心。有一次他告訴我,當他見到《迦南诗歌》的作者曉敏時,心裡得了很大的安慰。曉敏對他說:“你不用說什麼,我都知道,我都知道。”曉敏是真的知道。後來當曉敏得知控告人假冒曉敏的名,在網上毁謗天上人的事,她在一個晚上連續打了三個電話給天上人說:“劉叔叔,對不起,有人假冒我的名来毁謗你。” 我為天上人受害難过,但是我也慶幸自己得見,這麼多年來天上人及他的家人確實有驚人的忍耐和包容,實在令我欽佩。從他對控告人的態度,就可以看見在他身上有基督豐盛的生命。

正是因為控告人對天上人接連不斷地攻擊和毁謗,我和妻子决定離開控告人一家。在那段時期,有一些基督徒曾勸過控告人不要攻擊和毁謗天上人了,甚至有著名的中國家庭教會領袖王以諾弟兄,慕勝弟兄及《荆棘中的百合花》書中所記載的那為明弟兄,他们都曾當面制止控告人對天上人的攻擊和毁謗,因為他們看出控告人内心有苦毒和控告的靈,並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 命令他馬上跪下認罪悔改。他們還告訴控告人说:“天上人,他是我們親愛的弟兄和寶貴的同工,你不要再到處毁壞坏他名譽了”。可惜控告人並不接受他们這樣的幫助和勸阻,更没到主面前有悔改。當时我是與控告人最接近,最相好的人。但是我却没有以愛心真誠地勸導和幫助他,因為當時我也很軟弱。當我和妻子在漢堡為自己尋找新住房而奔忙的時候,纽倫堡教會的黄淑梅牧師被主接走了,教會的一位老同工打電話邀請我们回纽倫堡服事。於是在控告人還很需要我們的時候,在黄淑梅牧師葬禮那天我們回到了纽倫堡。我們一家離開控告人,無疑也加重了他的傷害,也促使他更要毁謗和控告天上人。

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此可惡,使控告人一連七年不肯放棄對自己弟兄天上人的毁謗和指控,一直窮追猛打,並且手段卑劣,常常假冒一些有名望基督徒的名譽來毁謗天上人。如假冒王永信(《中信》創始人)、包德寧、曉敏等人之名;又欺騙利用一些有名望的基督徒領袖和牧者,來詆毁中傷天上人。如一位姓元的、一位姓林的、還有一位姓謝的屬靈長辈。使天上人一家以及許多愛他們的人經受了許多心靈的痛苦和傷害,使無數神的兒女對天上人產生極大的困惑和壞疑,甚至有上當受騙的感覺。因為天上人的見證曾經感動和震撼過他們的心靈,使他們更加愛主;很多要把自己一生奉献給主的弟兄姊妹,甚至被绊倒了,也四處傳播謊言,毁謗和論斷神的忠僕天上人,成了罪的奴隸。更不幸的是讓許多基督徒壞疑、甚至抵擋聖靈復興真理的運動。

這十字架的仇敵,阻擋高舉主名和興旺福音的罪魁就是苦毒--不饒恕的苦毒。使魔鬼利用了這苦毒極力的抵擋神這些年來在萬人心中所作的工。另外就是我個人的愛心不足,對待控告人的嚴重過犯没有盡到作弟兄的責任,没有當面指出他的問題。

這苦毒的罪之所以牢牢轄制了我親愛的弟兄(*控告人*),按我所知,並不是因為他與天上人之間發生了任何冲突矛盾所引起的。事實應當是:早在天上人還在中國的時候,在控告人尚未認識天上人之前,苦毒早已在他裡頭生根了。因此才造成控告人與天上人、與離開他的弟兄姐妹之間的隔閡與矛盾。那麼苦毒是從何而來呢?我相信是因為控告人早期所受的傷害。控告人較早較多所受的傷害是來自那些反對他信仰上有靈恩經歷的人。其實他曾經是一位很勇敢、也很火熱的基督徒,也相信全備福音真理。若是他及早學習饒恕,就不會犯今天如此之大的過錯,甚至犯罪了。

當一個人心中存着苦毒和不饒恕,也就得不着神的赦免和饒恕,眼睛就更看不見那生命的光了。因此就不能從弟兄身上認出主耶稣基督的形像,心也會變得暴烈残忍。正如西緬、利未不饒恕示劍玷污自己的妹妹,而報仇殺人。顯然示劍有撒但的詭计,想要同化、玷污整個以色列,聖潔屬神的選民。但因不饒恕,讓苦毒藏入了心裡。因此他們就不能認弟兄约瑟,神之民身上認出主耶稣基督的形象和榮美。當西面十兄弟來到埃及借糧時,约瑟專門挑了西緬做人質。可見约瑟一定認為西緬是弟兄中最危險、不愛弟兄的一位。在加害约瑟的事上,他是首犯,當負主要責任。事實也是如此,在约瑟受害时,十兄弟中身為長子的流便想要救约瑟,身為老四的猶大提議將約瑟賣給埃及人,而免了在坑中死亡。身為老二、老三的西緬、利未自然成了當是的黑老大。请看以色列給十二之派的祝福时,對西緬、利未所說:“我的靈啊,不要與他们同謀,我的心哪,不要與他们聯絡,因為他們趁怒殺害人命、任意砍斷牛腿大筋,他們的怒氣暴烈可咒,他們的忿恨残忍可詛。”苦毒蒙蔽了西緬和利未的眼睛,使他們的心暴烈残忍,與押沙龍一樣。押沙龍也不肯饒恕暗利玷污自己的妹妹而報仇殺人,使苦毒佔據他的心。於是心眼瞎,心變残忍,竟然追殺自己的父親,也竟然認不出父親大衛是與神同在的受膏君王,滿了神的榮美,他的眼瞎、心狠,结果自害己命。

再如葉光明所著《允许之地》書中所指出:傳統基督教神學中存在著對猶太人的偏見、誤解、不公和敵視,以至上千年來大多數基督徒認不出猶太人本是那位“猶大的狮子,大衛的根”(启5:5)耶稣基督的親弟兄,也是基督徒自己的弟兄。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經清楚表明,饒恕猶太人出賣、殺害他的罪:“父啊,赦免他們,因他們所做的他們自己不曉得。” 神赦免的,谁還能定他們的罪呢?同樣,主所饒恕的,我們不當饒恕嗎?可是傳统基督教神學却不肯饒恕猶太人的罪。比如第三世纪安提阿的一位主教的講章,形容猶太人为“杀人成癖,是惡魔的化身——他們放蕩與貪醉,舉止有如猪玀。”他和許多有同樣的“人為”神學觀的人,他們的“人為”神學觀繼續影响了随後幾個世紀的基督徒,這反映在對待猶太人的残忍暴行上。比如,十一世紀末参加十字军東征的基督徒,從歐洲轉道中東,整批整批地屠殺猶太人的社區,連一個婦人和孩子都不放過。最後,他们抵達耶路撒冷时,發現所有猶太人都在會堂裡聚集,於是他们焚燒會堂,將裡面的猶太人活活燒死。尤為甚者——是新教改革之後的基督徒領袖们,也同樣懷有反猶太的偏見。其中一位極為著名的改革家發表了滿杯苦毒的言論:“猶太人應受到最嚴厲的懲罰······他們的家應當被毁滅,像吉普賽人那樣被放逐,住進帳篷裡······當禁止他們在各行業執業····基督徒有責任將猶太人從他們的國土上驅逐出去,正如驅逐狂犬一般。”許多世纪後,當纳粹在德國上台後,就是使用那位改革家的言論來宣傳反猶政策,在德國、波蘭都大肆的宣傳反閃族主義。幾乎可说:歷史的演變進程看起來好像是教會播了種,而由纳粹来收割。

不饒恕和苦毒不但嚴重地摧殘着許多基督徒的生命,而且羞辱主的名。所有的基督徒都應當謙卑地像教皇约翰二十三世一樣,為教会,為自己向神認罪,约翰寫下認罪悔改的禱詞,以供所有羅馬天主教會使用。每個基督徒也當使用:“直到今天我們才意識到,許多世紀以來的蒙蔽遮蓋了我們的眼睛,使我們無法看到祢所揀選之子民的榮美,也不能從他们臉上認出,他們就是我们寶貴的弟兄。我們意識到該隐的記號印在我們的额頭上。多少世紀以來,我們的弟兄亞伯躺在我们殺戮的血泊中,因我們忘却了祢的大愛,使他們流淌着無辜的眼淚,因為我們無故地將咒詛加在他們的猶太名字上,求祢赦免我們的罪,因我們傷害他們,等於是讓祢再一次釘上十字架。求祢饒恕我們,因為我們所做的,我們不曉得。”

不饒恕的苦毒使我們咒詛和殺害了無數自己的猶太弟兄,也使我們逼迫絆倒了無數自己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共產黨、喇嘛教、回教對基督徒的逼迫未必有我們弟兄逼迫弟兄更嚴重。而使我們逼迫弟兄的主要罪惡之一就是苦毒。苦毒的罪使許多基督徒表面做着服事主耶稣基督的事工,實際上却是在用脚踢主。

我想前面提到那位改革家之所以心存苦毒,未必是因為猶太人不支持他的宗教改革,或猶太的歷史原因。使他心中的苦毒原因應當是:他在為复興真理而進行屬靈争戰中受了許多從宗教而來的内在傷害,並且未能得着内在的醫治和釋放。神没有允許我们不受傷害,也没有允許不醫治和釋放我們,祂的恩典够我們用。祂以艱難给我們當餅,以困苦给我們當水,其美意就在于要我們按聖靈的引導,在争戰的傷害和苦難中尋求祂的醫治、釋放和同在,不斷在苦難中順服,依靠聖靈,效法主耶稣基督,按天父旨意行事,以至於讓基督十字架的大能,即更新和復活的大能,在我们身上將基督的名高舉。

自從神用馬丁·路德開始恢復和復興 “因信称義”及教會歷史上失喪的一切真理,如聖潔生活、聖靈充满、讚美、屬靈恩賜、五大職事等以來,屬靈大戰一直臨到那些蒙揀選的真理之士。這大戰是在宗教界裡進行的,在教會裡進行的,世人莫名其妙,基督徒却戰得水深火熱,老的異端及新的異端頑强的與真理之士抗戰。真理不斷地得勝,並要得勝到底。不過幾百年來的爭戰中,確實不知倒下和被擄了多少的真理之士。仇敵利用他們來玷污真理,羞辱主的名,絆倒他人,歪曲十架,對福音的阻擋,遠遠超過仇敵利用任何勢力對福音的阻擋。苦毒就是仇敵用來捆绑和轄制我們被掳弟兄的有利武器。

凡被苦毒捆绑的人,并非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看不見主公義和光明的力量,也看不見全能榮耀之主的審判,眼中所看到的盡是失敗、黑暗、失望,甚至絕望,心靈裡感受的只是重担、愁苦、壓傷等等。在其心裡真是黑暗掌權。

早在漢堡时,我所知控告人對天上人的批評、毁謗其大意:是指天上人生活腐敗、堕落,這於我親身接觸的天上人完全不符。至於後來我離開漢堡後所知,控告人對天上人的控告和毁謗是:没有禁食74天,腿没有被打斷過,不是靠神蹟出獄等内容。所有這些控告是否屬實,我確實曾親眼看見過,控告人也未曾親眼看見,但我相信天上人是無辜的。有誰親眼看見過耶稣基督在萬世之前就是神的獨生子呢?我們今天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獨生子,主要原因是因着聖靈保惠師的帮助,讓我們從主耶稣基督所行的事工上,所表現的生命及一切品格上來相信耶稣基督的話。按照這個原則,從我親身經歷與控告人和天上人的交往相處,對他們的認識來判斷,我只可能相信天上人的見證,相信他的話。經上說:“隐藏的事没有不顯露出來的。”“壞樹不能结好果子,好樹不能结壞果子,看果子就可以認出樹的好壞來。”

我所認識的天上人實在是一位謙卑、柔和、甘願吃虧、常常喜樂的人。比如他離開控告人一家的原因之一是要設法幫助妻兒能到德國團聚。據我所知,那時以馬内利教會為了幫助他的妻兒能到德國團聚,曾给過他兩萬馬克。但是在他離開控告人一家時,他竟然將大部分錢留下给控告人,為了房租。那時是他最需用錢的時候。他離開控告人家後,曾多次打電話去問候控告人,自己也親自帶著禮物去看望過控告人。許多時候在他自己還拮據的情况下,還盡力幫助一些貧困的弟兄姐妹,他常常為緬甸那些孤兒流淚。在國際性傳播毁謗他的謠言面前,他没有叫屈,没有争辯,肯饒恕控告他的人;也没有退缩不傳福音。多年來我没有給過他什麼安慰,他反而經常安慰我,他常常掛着笑臉,嘴裡常說:“平安、喜樂。”他不管面對何等大的反對風浪,從没有找過人為他辯護、講理。所有為他辯護人都是自願的,也包括我在内。在最新版的《天上人》書中,後部的“引言”,為他辯護的文章,是出版社為他加入書中的,直到書出版以后,他得到這本書了,才知道有此事。

最叫人相信天上人見證的是真實的,有力的證據應當是與天上人一同受苦、被囚禁、一同傳福音、一同被逼迫的家人及那些同工。比如;明弟兄、徐永澤、彼得、慕勝弟兄等,他們都是他的見證人,甚至是當事人。他們都在許多場合見證天上人的見證是真的,任憑這些人的見證,我相信若讓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法官來判斷,都會判定天上人真的,對他的指控和毀謗都是假的。有一件叫人可敬的事:有一位從事法律工作,又相當了解天上人的基督徒朋友,曾多次向天上人提出,只要天上人願意和允許,他可以輕易找到控告人毁謗天上人的證人、證據,很容易就可以起訴,告倒控告人。那樣控告人就要吃大苦頭了,但是天上人不同意,他願意背起十字架跟從主。

事實上在中國與天上人有共同經歷的同工,没有一個人起來證明天上人的見證是假的。天上人的見證是真實的,連控告人自己在天上人還没有離開漢堡以前也承認,並且極力向大家傳揚天上人的見證,包括向我和纽倫堡的華人教會。

控告人散布的這些謠言,既然没有任何一個與天上人在中國接觸過的人,能够作為這些謠言的證明人,證實這些謠言是真的,那麼為什麼今天世界上還有不少的人跟着控告人一同辱罵天上人是個大騙子呢?這令我想起義人西缅抱著嬰孩耶稣對馬利亞說的預言:“這嬰孩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的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作毁謗的話柄,叫許多人心裡的意念顯露出来。”(路2:34-35)神將天上人從中國何等大的艱難環境中抱到西方,這孩子後來也是叫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作了毁謗的話柄,將許多人心裡的意念顯露了出来。從西方到東方,不知顯露了多少的人心!請冷静地想一想,天上人在中國、在西方是什麼樣的經歷?他的心是怎樣的一顆心?他表現出的是什么樣的性情和生命?他生命的許多方面像不像耶稣?我在想,他是那麼的愛主、愛人,又對主忠心,怎麼會遭到那麼多毁謗、輕視和辱罵,經歷那麼多的憂患和痛苦,雖然也有很多愛他的人。假如我主耶稣今天依然成為人的樣式,行在這個世上,他所遭遇的逼迫、羞辱和苦難,會比祂當初在耶路撒冷所經歷少嗎?棄绝和逼迫祂的人照樣是那些口裡親近主,嘴裡講聖經,行為好像服事主的人,只是没有主和聖靈的同在。

當我在漢堡與天上人在一起的時候,他曾謙卑地問過我:“你覺得我在西方應當從那方面服事主?”我很興奮、並帶著聖靈的感動對他說:“你要做耶和華的得勝箭,西方需要的就是你在中國時那樣的十字架,西方需要你那樣有血有淚的見證。”後來真是這樣,天上人不但在西方繼續傳揚十字架,更是繼續背著主的十字架。

與其說天上人是能够伙同一家人和許多傳道人、教會牧者冒着控告人在網上發出舖天蓋地的控告炮火招摇撞騙的天下人,不如說天上人的事奉是印證了神對他個人的揀選,以及神對他所屬希尼使命團的呼召。他能够在以色列向各國來的人傳福音,並在约但河裡為幾百從各國來的青年人施洗歸入主名,這難道不是施洗约翰的快樂嗎?不是為耶稣基督工作的果效吗?這難道不是神呼召中國信徒起來向全世界宣教、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之大使命的回應及實行嗎?據我所知,世界各地許多國家的弟兄姊妹在看《天上人》一書時,幾乎是從頭到尾流着感動的淚,如饑似渴地看完的。如此催人奮進的生命見證,作為心存邪惡的騙子真能够寫得出來嗎?心存邪惡的騙子能感動那些讀者的靈嗎?到底是誰的靈在那些讀者内心作工呢?回答這個問题的人千万要謹慎小心。

好為首的丢特腓用惡言妄論使徒,控告人與丢特腓同出一轍,旁人若是不認真了解事實的真相,小心謹慎的分辨控告人所散布的謠言,而是憑個人喜好,随從肉體的情欲,並今生的驕傲而挑撥是非,散播謠言,那就是丢特腓一黨的人了。

《荆棘中的百合花》一書曾深深地感動了我。感谢主!使我有幸在這些年與天上人的接觸、交往中,親眼目睹了《荆棘中的百合花》的續集。仍然是主十字架、仍然是那麼感人。看了天上人前後的見證,我真想喊一句:“甘心為主受苦的弟兄啊!只管在苦難中忠心順服,東方是十字架,西方也是十字架,所以堅定信心,勇往直前吧!每一天的殉道就是為滿足和榮耀主。”

神藉着控告人苦毒的作為向今天的基督徒發出一个警告:在這個彎曲悖逆的時代,不要效法惡,任意放蕩,行事虚謊。因為隱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任何像控告人這樣企圖用一些無中生有的謊言,憑空捏造的事實,對神的僕人天上人的毀謗,神都鑑察。因為神是慈愛,發憐憫的神,也是施報應、按公義審判人的主,凡行不義又不肯悔改的人,都要在光明的審判中顯出他一切的羞耻,受那妄為當得的報應。所以今天的基督徒必須效法善,學習謙卑、體貼聖靈、靠主過敬虔、聖潔的生活,敬拜主、效仿主,保守自己活在主愛中。

神也藉着天上人在西方所背負的十字架向這世代的傳道人、神的僕人和使女發出一个信息:神要潔淨、煉淨祂的教會,就要從教會的領袖、被主揀選的牧者開始。教會的元首耶稣基督在走向骷髏地的路上向那些為祂嚎咷痛哭的婦女們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哭,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這些事(主被钉十字架)既行在有汁水的樹上,那枯乾的樹將來怎麼樣呢?”神讓聖潔、完全的神羔羊為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目的是為要得著一個聖潔完全的新族類——教會——基督新婦,就是羔羊的妻。自從五旬節聖靈降臨到如今,這個教會從嬰孩即將長成滿有基督的身量,成為聖潔、公義、真理全備,勝過一切黑暗權勢,又極其秀美的基督新婦,正預備迎接新郎基督的再來。為此神即將差遣祂所揀選的器皿來預備基督的新婦。為了這些器皿不至於在服事中受誘惑而跌到,腐敗而驕傲,神在耶稣的僕人天上人這有汁水和生命的樹上也行了十字架的審判,借着天上人承担别人的過犯帶來的痛苦來換取未來神大能的器皿,用聖潔公義事奉神,儆醒保守自己在神的正直完全中。比如:天上人對我说:“有些有名望的人,只是聽見控告人無中生有的謊言,並不查找事實的真相,就盲目随從他人行毀謗之事。後來雖然知道錯了,他們也没有公開承認。那没有關係,我們要學習饒恕,赦免他人的過犯。主是一位恩典的主,我們的口要說恩典,講恩典,主的恩典說不盡講不完。” 至於那枯乾的樹,即那些自大妄為、假冒为善,靠肉体行事的假基督徒,及不忠心、出賣主,為惡所用的假牧人將來會怎么樣呢?那结局就是火燒,他們必哀哭切齒,在痛苦和羞辱中受更嚴厲的審判。所以蒙主揀選的傳道、領袖、主的工人,當十分的儆醒,謙卑受教,努力尋求主,背起十字架與主同行,效法基督的死,甘心領受主的杯,務必要在基督的患难、忍耐中一同有份,等那完全者來到,一切就都更新了,那時必得基督给予的豐盛賞賜,就是尊貴和榮耀。

願主繼續保守天上人的見證,更加膏抹使用天上人,興起他成為末後時时代的保羅,透過耶稣十字架的大能,建立有全備福音長成基督身量的教會,興起基督十字架的精兵,釋放真理的大能,成就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使命,使全地看見神之選民以色列與教會合一的光,這光就是主榮耀的顯現。主就是那光,地上的萬國都要來就近祂的光,萬國必要服事以色列,耶路撒冷必被稱為可讚美的,必有聖徒居住,主的榮光照耀其中。

德国纽倫堡聖潔基督華人教会主任傳道:

主后2006年 2 月18日 張凱兵兵 周玉兵夫婦 于 德國纽倫堡

Comments are closed